您现在的位置:医学集邮>> 医学史>> 综合类>>正文内容

话我故乡(续)

             话我故乡(续)   

            - 从赖和医师看日治时期台湾医学史与文学简史

    台湾日治时期(1895 - 1945)著名的医师,已知的有:韩石泉谢纬王金河吴新荣(文学运动)、赖和(文学、社会、文化运动)、蒋渭水(政治、社会文化运动)、刘清风刘清井廖焕章廖温仁陈新彬郭松根高天成翁俊明洪长庚施江南邱德金林笃勋林清月(台语流行音乐)、周金波(文学创作)、李应章(社会、政治运动)、王昶雄(文学)、杜聪明等医师。这些人士与集邮有关的,就只有蒋渭水(1891-1931)与杜聪明(1893-1986)两人了,蒋渭水邮票(2007年,图一)的发行与医学无关,而杜聪明尚未有邮票发行,在2004年杜聪明医学博士创立的高雄医学院,创校五十周年时有发行纪念邮票(图二),但无人物。谈台湾西医学史,除了传教士之外,台湾日治时期的医学发展也是很重要的一页,笔者笨拙不敢谈这页可歌可泣的台湾医学史。盖因在那个时代里,百姓纵然突然被异族统治,但汉族的血液依然沸腾,对于百姓而言因甲午战争,山河也因而变色,统治者丝毫无仁慈之意,帝国主义殖民政策是表面上,台面下却是另外一回事。之所以采用「日治时期」,而不是采用「日据时期」,乃因大部份文件,原始文件来至日本非官方,忠于原著之意如此而已。

   

    在一个偶然的机会,笔者读到彰化市区较北方的著名医师文学家赖和(1894 - 1943),并拜访他的纪念馆(图三),笔者斗胆想再度引用纪念馆内旧相片,来认识台湾医学文人的文学之美,台湾在1895年马关条约割让给日本,次殖民地的文化自是不可免的,次殖民百姓也不可能与执政者平起平坐,能受教育者都算地方有头有脸的地方士绅,而其后代如果聪颖过人,几乎均读医学或师范等科系,但这些当时的台湾精英,无论就业或就职均不是顺逐,在无论文学或艺术均不可引用中国文学等方式,在下列台湾人文之旅,也许有一些不妥之处,敬请见谅!笔者只想介绍彰化,这个台湾中部的小城市之美,因时代背景问题,虽尽力避开敏感题材,冒犯之处还请见谅!

1.前言

    赖和是医师亦是公认的台湾三零年代文坛巨星,诗作是他的长项,小说也不错,曾主编「台湾民报」的文艺专栏(「台湾民报」是蒋渭水创办的报纸),文艺创作谈到时势社论等题材,是造成他第二次入狱的原因,在狱中不堪凌虐,五十余日被释放出来,却已重病缠身。同辈彰化汉诗社成员杨守愚就赞叹赖和,是「台湾新文艺园地开垦者」与「台湾小说界的褓母」,并称他为「台湾的鲁迅」,另一文学泰斗朱点人,则赞称赖和为「台湾新文学的催生与培育者」,后辈医师文人来自宜兰的林衡哲,在其著作「医学之爱无国界-医疗典范人物传记选读」中就尊称,赖和是「台湾现代文学之父」。在医学领域里,赖和只有从事于最基层的临床医疗作业,专长于小儿科、妇科与牙科。在台湾日治时期而言,那个时代医疗资源在日本本土就不很充足,而殖民地百姓能获得的资源也有限,公立医疗院所以及私立法人所属医疗院所,在雄厚的财力支持下,几乎所有的医疗器皿与药品等资源,很快就被瓜分殆尽,到私人医疗诊所几乎寥寥无几了。

2.日治时期的医疗状况

1865年5月28日英国的宣教师马雅各布布医师(Dr. J.L.Maxwell)自中国厦门乘船来到高雄(打狗)旗后(旗津)上陆,来到当时的台湾中心台南府城,租到府城西门外看西街的一间民房,做为医馆兼礼拜堂开始行医及传道的工作,此乃台湾最早的医疗传道事工。助理人员大部分是教友,也是学习医学知识的方法。

日治时期殖民地政府透过国家权力的强力支持监督下呈现西医、中医与民俗医疗并立的「三元医疗体系」,连反抗日人统治的台湾人团体也不遗余力的推展西方医学为主体的卫生观念。但殖民地政府只在1901年给予中医一次检定制度,以后不再发许可执照,且严格规定中药药商不得行医,使得西医取得医疗体系的正统地位。

日本领台之初,虽然鼓励日本人医师来台湾行医,但听闻台湾乃瘴疠之地便裹足不前,除了少数在军公机关服务者外,几乎无人问津。当局终于觉悟必须培育本地人医师,1896年日本内务省卫生局长兼台湾总督府卫生顾问后藤新平(1859 -1929)(附注一),建议设置「台湾总督府医学校」,但被否定。来年山口秀高(1866 - 1916)承后藤的委托,于台北病院(今台北医院)创设「土人医师养成所」,招收略通日语的台籍人士,并由台北病院日籍医师与药师担任讲师,试办医学教育二年,可惜成果不好。1897年4月12日,在台北病院内设医学讲习所,继于1899年2月20日升格为医学校,五年制专收台湾人全部住校,医学专门部,一直都是医学教育中心所在。

 

日治初期的学制只有初等教育六年,一学年有三学期,Ⅰ期 4/15~7/10,Ⅱ期 9/1~12/18,Ⅲ期-元/4~4/14。医学校教育五年,亦是一学年必须学习三学期。因初等教育在当时务农的社会,农忙时几乎是家庭总动员,所以中途辏学或休学比比皆是,故高等教育设定须年满十六岁,对于聪颖与家庭富裕的学子在顺利达到初等教育后,似乎不是窜改出生年龄,就是等适龄后再就读,后来在这段空窗期再加上中等教育。医学校的学制是修业五年,预科一年学习范围包括:日文、数学、地理、日本历史、伦理、物理、化学与体操等,医学本科学习四年,课程包含基础医学与专业科目:解剖学、生理学、病理解剖学、医用化学、组织学、病理学、诊断学、药物学、调剂学、内科学、外科学总论、皮肤病学、耳鼻喉科学、齿科学、妇人病科学、产科学等。笔者就在赖和纪念馆,看到手写诊断学教科书(图五),是中式书记方式,但记述采用汉文、日文与英文,虽然日本医学是自德国取经的,但看不到德文。这种医学手抄写教科书,与传教医师的罗马拼音台语写作的医学教科书,是有非常大的区别与意义。

1895年于台北大稻埕设立台湾病院(后称台北医院,为台北帝大医学校附属医院之前身),1896年5月,台北、台中与台南府厅治地,先后开设医院,同年6月,因需求殷切于是在淡水、基隆、新竹、宜兰、鹿港、苗栗、云林、埔里、嘉义、凤山与澎湖设医院,恒春与台东设诊疗所。翌年5月制定医院管制办法,立法范围包括医疗体制的建立,还有医疗工作人员的教育训练与再教育等。如以时代背景来看,「台湾病院」(也就是现今的台大医院)始终是日本人高官显达或特权仕绅,统治者优越心态摆得很高,认为台湾人是土人,根本不理睬台湾人医学校学生,完全不肯合作,医学教育遇到如此严重障碍与瓶颈,但为了这些台籍受日制医学教育的薪薪学子实习医院问题,这些看是医院的红十字医院,因而顺势而生。台北市立中兴医院的前身「赤十字病院」的原始名称一直沿用到1943年才改为「台北红十字医院」,1945年战后改为「台湾大学医学院第二附属医院」,1947年改隶称为「台湾省立台北医院」。

日治时代有「限地开业医师」制度让没有正式经过医科大毕业的人,参加限地开业考试,通过后可以到自己志愿的穷乡僻壤去行医,称作「乙种医师」,此类包括传教士身边的助理人员,但他们的考试资格却是非常严峻的,与医学校肄业生自是不同。另有一种医师「公医」,是政府任命的,特别有资格的医师,遇有卫生行政上的需要时,政府可以召集公医去开会商量。

3.生萃年份

赖和生于1894年5月28日,在当时是隶属于大清福建台湾省台湾府彰化县,萃于1943年1月31日,隶属日治台湾台中州彰化厅线东堡彰化街市仔尾(附注二),生萃虽是同一个地方,但纪录上却好像截然不同,这是当代文人世事最为无奈的。赖和本名赖癸河,一名赖河,笔名有櫴云、三、安都生、灰、走街先、浪、孔乙己……等,原籍广东省潮州府饶平县人,故常在自我介绍时,说”吾本是客属人”。祖父赖知,祖母黄氏,父赖天送,母戴充,祖父与父亲均是道士。赖和是客家人,但不会说客家话,故曾赋诗道:「我本客属人,乡语径自忘,戚然伤抱怀,数典愧祖宗。」。当1895年马关条约,满清政府将台澎割让给日本,这也是台湾人民痛苦的开始,从赖和的「断发有感」诗歌中可略知一二,「漫学文明断发毛,翻来花样更风骚,可怜受之予亲者,却使他人下剪刀。」。

    

4.求学时期

赖和的祖先来到彰化这个非客属区域,为求融入小区并展露头角,客家话是不会,但闽南语是很流利,即使是后来受时势所趋而接受日语教育,但无论自学或与汉语私塾老师学习汉文,从未间断。1903年赖和就读于私塾习汉文,同年被送到彰化第一公学校(今彰化市中山国民小学),1907年另拜南坛私垫小逸堂(南山寺设汉文学堂,位于第一公学校旁)黄鋽期为师求学「四书五经」等经典汉语文选,也因而尊定其汉学深厚基础。1909年进入台湾总督府医学校(现今台湾大学医学院)就读医学(图六),同班同学有杜聪明、翁俊明等,低一届有蒋渭水等,医学校在当时是医学教育的最高学府,1914年台湾总督府医学校毕业(第十三期毕业,图七、八),这段求学过程对他吸收新知识、新思潮有更深的启发作用,从这些历程探讨,不难发现当时社会二大菁英(医师与老师)之中,医师的养成教育,从义务教育(初等教育)、医学校、府立医院等系统制度,医学教育的内涵除了医学科学外,人格的养成与受师范教育者,似乎是相同,也因此医学人文精神之所在,忧国忧民的风范也因而水到渠成,这也许是当代医学名人,纷纷步入社会活动或人文写作的原因。

5.行医过程

1914年4月医学校毕业,1914年12月至1917年6月,就职于总督府嘉义病院,但这种公家医院却是日籍特权公务人员的势力范围,他们对于次殖民地籍贯的医师极为排斥,同年有感正义不彰而离职,逐于彰化市市仔尾第160番号开设诊所,1918年2月前往厦门鼓浪屿租借的博爱医院就职(图九),1919年7月因思乡心切而返台,诊所名称就是「赖和医馆」,这块招牌在踏入赖和纪念馆时,第一个尽入眼睛的古物就是它(图十)。赖和行医是走亲民的路线,习惯上他大部分着本岛衫与短裤留八字胡(图十一),行为质朴有礼,说话谦虚得体,行医于彰化市大肚溪以南东至快官,亦有南投县埔里地方病患,以步行方式到诊所就医。白天在医馆行医看诊,晚上看完诊后,就在看诊桌上写作或研读新医学知识(图十二)。

赖和是一位仁医,「彰化妈祖」的雅号,乃是因为他对于无法付出医药费的病人,他不会自己或要求下属去催讨这些应收帐款,每年小年夜时,他均会烧毁当年的账册,据说有一年某位邻居大惑不解赖和,为何在小年夜不是烧纸钱给祖先,走近一看才知是账册,如此仁医事迹才广为社会大众得知。在纪念馆陈列的旧照片中,我们可以看到许多有趣的医学史,赖和医馆前面有一辆人力拖车(图十三),虽说赖和时常出诊,但当时北彰化人口并不稠密,却散布在三民市场很广阔,因此人力托车的使用,可以让他保有更宽阔的行医范围,而且当接生婆急需帮助时,托车夫更可以发挥其快脚功能,台语评论产妇「生赢鸡酒香,生输四片板」,据说是从赖和的诗句中传来的,这也是赖和另一个雅号「走街先」的来由。当时社会大众口腔卫生不好,齿科问题亦是当时开业医常见的家庭医学问题,所以除了妇产科器皿(图十四)之外(附注三),也陈列了齿科器皿(图十五)。

6.生平事迹

赖和自幼接受古典汉文教育,而后虽受完整的日语教育系统,实时执政者三申五诫以日文创作文学作品,赖和不但创作古典汉诗,并以汉诗言志、抒怀,以白话文学作品启发台湾人的民族感情,也因汉文白话文写作许多小说、散文、评论、新体诗,是使用汉语白话文创作现代台湾文学小说的第一人。赖和的小说人物都以一般平民为主,1926年发表新旧文学比较探讨文章,曰:「新文学运动的目标是『舌头与笔尖』融合,旧文学是读书人的园区,不屑与广大民众言文学,新文学则是以民众为对象,是大众文学。」,这是他一贯强调以台湾闽南语写入小说里之道理所在。1918年在厦门博爱医院就职时,五四运动的冲击是很大,1921年2月参与台湾议会设置请愿运动,10月加入台湾文化协会,1923年12月16日因治警事件入台中天狼看守所,随后移送台北看守所,前后入监20天,在《出狱归家》写道:「莽莽乾坤举目非,此生拼与世相违。谁知到处人争看,反似沙场战胜归。」。1941年日本发起大东亚战争,台湾岛内不少爱国人士发起抗争,赖和因而再度被捕入狱,在狱中以草纸撰写《狱中日记》,反映了殖民地人民被统治者欺凌无可奈何的沉重心情,出狱后的诗作《我生不幸为俘囚》,「我生不幸为俘囚,豈关种族他人优。弱肉久矣恣强食,至使兩间平等失。正义由來本可凭,乾坤旋转愧未能。眼前救死无长策,悲歌欲把头颅掷。头颅换得自由身,始是人间一个人。」,更是道尽当时岛民的心声。在狱中不堪毒打凌虐,关了五十余日,受重伤保外就医,时1942年年初,医疗约一年终因伤势太严重不治而死亡,1943年逝世,享年五十。

赖和文学中清醒、自觉的力量,使他的文学不至于毫无目标,文学清楚地就是为社会、文化运动效力,舍此文学存在便无意义。这很像就是整个日治时代新文学运动的意义。赖和所以被人称为台湾新文学之父,台湾新文学运动的领导者,就是因为他的文学观竖立了台湾新文学运动最主要的精神标竿。作为台湾新文学运动拓荒时期的领导者,赖和在走进新文学之前,和他的晚年,大约写了一千首的汉诗,他的白话文小说和新诗,也留下了追求以台湾话文写作理想的痕迹,但语言不是赖和领导台湾新文学的重点,他的「我生不幸为俘囚」的身世慨叹,以及「勇士当为义斗争」的理想,才是台湾新文学里赖和精神所在。其文学地位之崇高就如吴新荣医师所言:「赖和在台湾,正如鲁迅在中国,高尔基在苏联,任何权威都不能漠视其存在。」。(图十六)

7.后记

1951年国民政府要台湾各县市呈报日治时期抗日烈士,依「褒扬抗战忠烈条例」规定,赖和是十几位入祀忠烈祠的列士之一,在1958年赖和被密告他是极左派反动份子,当年被撤出忠烈祠,在其家属及后代奔波之后,1984年再度入祀忠烈祠。2011528,彰化市公所订定当日为「赖和纪念日」。

为缅怀赖和先生仁心仁术,并发扬其医人救世的服务社会精神(附注四),传承台湾文学的人道精神等观念,1991年北美洲台湾人医师协会,特别捐赠成立「赖和奖」;计有「赖和医疗服务奖」与「赖和文学奖」,1994年财团法人赖和文教基金会成立,由赖和长孙赖悦颜当任第一届董事长,会所在彰化市中正路现址,并接手承办赖和奖各项业务,1995年在原址成立赖和纪念馆,纪念馆位于四楼,楼下是电子产品连锁店,馆中珍藏赖和求学与见习时期的笔记、文学手稿、字画与藏书等,及彰化地区作家之手稿文物,医学器皿只见到数把妇科手术用器皿。楼上自是非参观区的赖和基金会会场,对于私人的基金会与纪念馆,楼下外租所得租金不无不补贴其各种支出,赖和医疗服务奖为发扬赖和医师医世救人的精神而设立,得奖人除了临床医疗工作者之外,医疗行政与环境卫生及公共卫生人员均可,每年得奖者一位;赖和文学奖评审标准,是以赖和其文学精神,每年选拔一名作家。

抗战胜利日本投降之后是属于台湾现代医学,笔者想就此打着,但如有新邮材也不排斥到时再向各位师长报告,本文如有错误之处,请不舍指正,谢谢!

8.参考数据:

1.日治初期台湾医师养成教育之研究-以刘荣春为列 / 郑淑莲 / 弘光人文社会学报11期 P15-35 / 弘光科技大学

2.日治时期的台湾医疗史-以妇产科百年史为主从法律史看医病关系之变迁 / 陈永兴 / 台湾医疗史 P98 / 月旦出版社股份有限公司

3.赖和文教基金会 / www.laiho.org.tw

4.医学之爱无国界-医疗典范人物传记选读 / 林衡哲、陈永兴 / 望春风传记丛刊

5.福建台湾省 、台中州 / 维基百科

 

附注一:后藤新平(1857-1929),政治家、医师,日本陆奥盐釜人(今岩手县奥州市),曾任东京市第七届市长,NHK第一任总裁,台湾总督府民政长官(1898 - 1906),当时的台湾总督儿玉源太郎(1852 - 1906)陆军中将,军务焦头烂耳无暇管理内政,故后藤掌握了台湾的农业、工业、卫生、教育、科学、交通与警政等事务。后藤求学于福岛县须贺川医学校,留学德国拥有医学博士学位,关东大地震时担任重建要职,深受后人谨杨的政治家。1895年受聘担任卫生顾问时,规划鸦片政策、公共卫生政策、自来水与地下水建设工程等。台北市的台湾博物馆内有一尊铜像,并说明其在台期间的贡献。

1900年孙中山先生计划在广东惠州起事,当时儿玉源太郎赞同孙中山的计划,于是儿玉命后藤协助孙中山先生,后因日本内阁改组,新内阁反对介入,导致惠州起事失败,同年11月10日,孙中山化名「吴仲」与后藤同乘「横滨丸」自基隆启航返回日本。后代台湾人对后藤印象并不好,因后续机密文件解读后,令人大吃一惊,后藤的「治台三策」,指出台湾人贪财爱钱、贪生怕死且死爱面子等三项劣质,故须施以利益诱惑、高压威胁与虚名拢络,这种极其恶毒次殖民统治方法,始得不小有识青年均英年早逝。

山口秀高(1866 - 1916),日本医学家,东京江户人,曾任台湾总督府医院医长,台北病院院长,台湾总督府医学校教授与首任校长,但因个性固执等因素,最后于1901年被逼辞退所有在台医学教务工作,返回日本后于故乡开设眼科诊所,但经营不佳,从此忧郁而亡。

 

附注二:福建台湾省-康熙22年(1683)郑成功部属施琅率领清军,击溃南明最后一个政权郑克塽,并于当年9月5日向施琅投降,来年台湾纳入清朝版图,并将原先台厦道台湾府废除,隶属福建省,删除天兴州与万年州,改为台湾府,下辖台湾县、凤山县与诸罗县等三县,府治设于现今台南市。台湾府规属福建省的一部分,一直到清法战争时,1884年清法战争法军威胁台湾,钦差大臣左宗棠上奏,建议台湾另设巡抚,有别于福建巡抚,掌管台澎相关事务,1884年6月直隶提督刘铭传上任第一任台湾巡抚,1887年宣告正式建省,清廷将台湾命名为「福建台湾省」,之所以如此乃因台湾自福建省划出后,按理是该设省分治,但实质乃有若干行政联系与支持。1895年因马关条约将台湾与澎湖割让于日本,前后使用十年的福建台湾省成历史名词。

台中州是台湾日治时期至二次世界大战后初期的行政区之一,辖域为今大台中市、彰化县与南投县,在这辖域内之医疗院所有:总督府交通局铁道部台北铁道病院彰化分院,与总督府台中病院等二个医疗院所,这些医疗院所是医师的实习的地方,也是官办的护理与技术人员,教育与学习的地方。

附注三:台湾之产妇人科这个园地,开始是由日人川添正道氏所开辟,而开拓者之卓越成就,使台湾之产妇人科亦随之提高声望受各界之瞩目,川添氏收了三名台籍学生:黄登云,郑承奎及方瑞璧三名拓荒期人物,高敬远是接替方瑞璧的后辈。1920年高敬远决意自己开业,取名高产妇人科医院时情况,产妇人科为当时没人敢问津之工作,尤其是男性妇产科医师执业,不但产妇不从,家人阻碍更是屡见不鲜。「生赢鸡酒香,生输四片板」,分娩曾被视为妇女生与死的关隘。横跨二个年代的刘张换(1915年出生)是走过日治时期及国民政府两个时代的职业妇女,历经「捡子婆」、教人生子的「生子婆」、「产婆」、「助产士」的称呼,而至今日的「助产师」的称谓。1936年1月1日杨云龙医师被任命为台湾人第一位院长,开设产婆讲习所连续八年之久,白话字(罗马汉音)的南部教会医疗传道史,是为台湾最早的一本医疗史籍,诚为可贵。台湾护理人员的养成有三大系统,天主教、基督教的教会医疗体系;台湾总督府所设立之病院附设的「看妇养成所」;日本红十字会台湾支部设立的「救妇看妇养成所」。

1901年第二代的马雅各布布医师二世及其夫人(台湾最早受过训练的护士),于2月24日到达台南,秉承父亲马雅各布布医师的脚迹及奉献精神,创设X光,积极推行戒改鸦片及性病防治,以及关怀痲疯病的医治,奠定了现代化医学与护理基础。1923年马医师二世被聘前往上海任中国医学会的执行干事,其后得戴仁寻医师增设癫病治疗所,周惠怜医师于1928年设立肺结核病房,开启台湾肺结核防治的先河,并且增设立肺结核病房,专收病弱孩童。1931年李约翰(Dr. John Little)接任院长,组织台湾第一个基督徒医学会,促使基督教医师与医院之间有密切的联系和合作。

 

附注四:赖和同侪中只有杜聪明是走学术路线,其原因是他以第一名优越成绩考入与毕业,所以他被送往日本京都帝国大学医学部深造,主修药理学与内科学,1922年获得帝国大学医学博士学位,是台湾籍第一位医学博士,台籍第二位医学博士是留学德国,来自台南的王受禄,他们均回乡贡献所学,当日本战败退出台湾时,杜博士因深知日制医学系统,而与蒋介石部队有相当接触,但不得志。

台湾文化协会1921 年成立到1927 年分裂为止,在台湾全岛掀起轰轰烈烈的文化启蒙运动,使台湾人民思想观念得到世界进步思潮的冲击,对整个民族运动,政治运动,社会运动带来积极改造的影响,可说是当时的台湾医生扮演最重要的角色。由当时社会上备受尊敬的医生来担任主催的工作,「台湾议会设置请愿运动」以地主,实业家及医生为主,十九名中医生就占了七名。禁止成立的「台湾议会期成同盟会」四十六位会员名单中,医师就占了十八位,治警事件中十八名被告医生又占了六名,从容进入监牢,可见当时台湾医生不畏日警压力投入抗日运动的热烈。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